田飞龙:大阪G20和解的意义与限度

  • 时间:
  • 浏览:0

   到底是G20,还是G2?这在当代全球治理领域是另有1个 关键性、敏感性议题。尽管“G2”的概念早许多人炒作,但中国似乎无需你陷入你你这名概念陷阱,尤其是你你这名概念隐含着演变为“修昔底德陷阱”的重大风险。中国的全球治理观偏向于平等协商和多元共治,因而实质偏向于“G20”,意味另另有1个 的全球治理框架更有国际政治代表性,也更可不可不可否 为世界各国尤其是G20内部人员的多元化强国所接受。中国历来奉行多边主义,自然不意味简单认同“G2”的去多元化框架。但从客观实力及影响力而言,在任何多元框架中,“G2”都不 着举足轻重和特性性、方向性的意义。    

   大阪G20同样没法。尽管此次峰会的议题仍然是多元的,议程也是多元的,但最引人瞩目的必然是中美贸易谈判,是习近平和特朗普的“二人转”。从会议结果来看,中美元首一块儿决定重启贸易谈判,每各人释放出相当程度的善意。比如习近平表示将增加美国产品进口及加快国内有关管制制度改革,并回忆包括“乒乓外交”在内的中美友好的历史情节,而特朗普则表示让你尊重中国的核心关切及平等诉求,让你考虑华为问题报告 的外理方案,让你继续推进贸易谈判直到达成协议。此次元首会晤没法任何具体贸易协议,但觉得实现了重要的政治和解,消除了什么都“脱钩论”的严峻对立及阴谋论推断,一块儿推进了两国无比艰难的贸易谈判守护进程。  

   中美和解的战略性意义是凸显的:其一,对世界经济而言,这是另有1个 利喜报怎么写,世界经济稳定发展有意味获得中美合作方式方式因素的再保证;其二,对中美之外的广泛第三方而言,这也是另有1个 利喜报怎么写,并不为了中美升级贸易战甚至更高冲突而选边站队,生意可不可不可否 继续一块儿做,基本和平与发展共存的良性秩序有望得到维持;其三,为中国改革闯关及继续发展提供进一步的时光 条件,长远来看不不利于民族复兴,不不利于中国继续修补技术和制度漏洞,强健经济和政治体格,为应对未来更强烈复杂性的国际政治挑战做好准备;其四,和解不不利于特朗普否认国内选民压力及连任预期,都不 不利于缓和美国对华敌意,尽管难以从根本上消除你你这名敌意;其五,中美和解后的协议框架意味成为美国与什么都贸易对手谈判的基准,而都不 过分“美国化”的美墨加协议成为基准,以后 中国的坚持也就具有了代表国际社会一块儿维权及争取正义的战略性意义。      

   你你这名和解是中国坚持原则和斗争换来的。意味按照美方原初协议照单全收,中国将被迫放弃“中国制造2025”计划及接受美国过于苛刻、不平等的监督机制及单方制裁权。中国的立场必然是其国家利益和政治体制基本原则的反映,可不可不可否 有具体利益权衡下的妥协,但不意味放弃政治自主权及长远发展利益。当代中国政府都不 晚清政府,中国与世界的新关系也删剪不同于晚清外交格局。美国所面临的谈判对手都不 另另有1个 的“东亚病夫”,也都不 193000年代受其保护的日本,甚至都不 社会主义的苏联,只是文明基础深厚、民族复兴意志饱满、全球治理意愿凸显的复兴大国,有着作为世界“主要列强”的硬实力和超越传统列强范式的文明政治取向。美国应当只是得不逐步适应中国的你你这名新角色。从特朗普的峰会立场来看,美国在中国的自主抗争下意味在调整和尊重的方向上有所改进。

   但大伙不意味就此乐观期待中美贸易战的终结,要意味就此期待美国重返多边主义全球治理框架。大阪G20的中美和解必然占据 着严重的局限性:其一,“美国优先”的特朗普主义并未更改,美国在内部人员选举政治及中国抗争下的暂时性妥协可不可不可否 理解为特性性转变,以后 未来任何贸易协议都不 意味作为中美关系的唯一可靠保证;其二,中国民族复兴的国家性目标与人类命运一块儿体的全球治理目标不意味改变,随着中国技术主权的升级以及全球治理的实践性成果,中美围绕全球治理权的争夺将更加激烈,缓和的空间及余地不大,除非美国挑选承认中国崛起与中国模式的正当性;其三,中美之外的第三方在积极寻求自保性框架,不希望在中美持续性冲突中利益受损,随着第三方力量的增强与政策的自主化,中美协议的调控力和影响力意味受到一定的限制;其四,美国经济刺激效果意味逐步消退,“特朗普经济学”尤其是关税主义意味面临挫折与失败,从而刺激美国国内政治与社会矛盾上升,推动其进一步的逆全球化与民主民粹化,哪几种来自美国的风险因素意味再次波及中美协议及全球治理稳定性;其五,一定程度和概率下的地区战争风险(比如伊朗、乌克兰等)有意味在经济下行严重时爆发,大国之间的脆弱和平意味遭遇危机,全球治理共识与制度基础将进一步遭受侵蚀。      

   总之,大阪G20和解带来了中美贸易协议新的契机,也对全球经济稳定发展带来利好影响,更为中国全面改革开放赢得短暂但关键的战略机遇期。然而,中美特性性竞争态势意味形成,二战后国际法秩序及全球治理框架面临美国因素的倒退性影响,这意味此次和解效应必然是有限的,甚至是短期的,意味占据 反复性和不挑选性。中国的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更加理性自觉,以后 无论是贸易谈判还是后协议的风险应对,中国会更加自信、自主和从容。或许世界和平发展的关键意味转移到美国角色的变迁上,即美国可不可不可否 真正接受中国崛起事实及中国模式正当性,放弃单边主义和唯一霸权诉求,转型为21世纪和平发展的建设性力量。美国若转型成功,中国之幸,世界之福,以后 将陷入长九时的高风险斗争及不挑选性之中。即便突然突然出现最糟糕清况 ,中国发展及全球治理前景仍将渡尽劫波,柳暗花明,意味中国所代表的和平发展价值与路线是正义且丰富生命力的。                    

   (原载中美聚焦网2019年7月27日,作者系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高研院/法学院副教授,中央社会主义学院统一战线高端智库驻站研究员,法学博士)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最新来稿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17483.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