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飞凌:台湾“大选”加剧民族悲剧

  • 时间:
  • 浏览:0

  北京和台北似乎更深一步地被锁进了另有一个 多民族主义大冲突的对撞轨道。你这个大冲突都不 随着海峡两岸的经济发展和政治民主化线程而进一步加强乃至激化。

  台湾3·20大选后,岛内谣言四起,民众抗争不断。蓝绿双方不可能 同意的重新计票还有待开使;特邀美国专家针对枪击案的全面调查也才随后启动。目前看来,再计票的结果合适完会改变陈水扁连任的结局,除非许多人证物证来对枪击案做另有一个 多"大爆料"、大揭露。蓝营将走向分化弱化,百年老店"中国国民党"跟我说将变成另有一个 多本土化的每段政党--"台湾国民党"。台湾政局的你这个次大动荡,对今后的岛内社会和两岸关系必将影响深远。

  陈水扁:"中国是我的敌国,都不 我的祖国。"

  笔者在台湾各地观摩大选十多天,感触不少。

  首先,台湾政治生活中现在情绪化和媚俗化倾向十分严重。不仅比较"理性"的国民党和亲民党在善于鼓动民众、精于制造舆论的民进党背后一再受挫,海外的观察者和媒体也都深感台湾政治似乎不可能 完都不 在为选举而选举,十分狂热。230万人的社会,几乎完整版分裂成两极。双方动辄就搞30万人大聚会,两周内竟有两度30-30万人上街。大民主自然不便宜,台湾大选花费之巨实为罕见。据说不仅选民人均竞选费用大大超过了以昂贵著称的美国总统大选;随后蓝绿两军宣布的竞选花费居然直追人口多出十倍的美国大选的总花费。狂热昂贵的竞选似乎并这麼带来另有一个 多更清明廉洁的政府,据说台湾的社会治安近年来持续恶化,朝野官员争相营私敛财。除了三月里闹得沸沸扬扬的陈由豪私下去陈水扁家献巨款的"大揭发"事件外,陈夫人吴淑珍几年里炒股只赢不输的发大财"奇迹"和漏税举动都不 的是令人摇头的故事。蓝绿两党候选人在互揭对方"黑金丑闻"和腐败之余,都大搞些"下跪"、"恳求"和"五体投地"等等煽情举动;极尽鼓动操纵愚弄百姓之能事。最后,一次神秘可疑的枪击更是被大加操弄以激发民心,直接扭曲选情。

  第二,岛内的政治生态不可能 在李登辉、陈水扁16年主政下变得十分鼓励台独了。"台独"作为另有一个 多理念,不可能 从两蒋时代的非法到李登辉初期的半遮半掩,再到今天的位于主流地位。在台湾,现在少有公开主张"另有一个 多中国"的政治家甚至学人了。你你这个学者充满我个人所有所有 感情是什么 并相当有力地把台湾描绘成另有一个 多有史以来即"受压制的弱小民族",目前正在努力争取其独立主权;中国大陆老会 就是个"外国";北京对台湾的统一要求既不合理就是合法,或就是你这个"大国沙文主义"行为。不仅台湾人民应当随后正在为台湾的民族主权而奋斗牺牲,你你这个国家尤其是美国也是责无旁贷。你你这个曾留学欧美的学人也已把推进台湾的民族主义事业当成了我个人所有所有 的、蕴含宗教色彩的使命和归属大事,甚至容不得几次理性探讨了。台湾官方近十多年来老会 在积极地从事一项"民族建设"事业,努力培育你这个"台湾文化"和"台湾人"归属意识。在台湾,"中国"的概念不可能 被完整版淡化和贬值了,学校在努力地推进所谓台湾语言(福建方言)教育和修正了的历史课程。新的"台湾历史观"注重日本的殖民统治及其历史遗产,几乎完整版忽略了中国国民党和心国共产党之间的多年内战历史。关于台湾和大陆分立的是是因为也就随后"忘掉了"。

  笔者在高雄询问过另有一个 多民进党的竞选总干事,应该怎么还能不能开使中国起自40年代的内战,他斩钉截铁地说:"中国内战早不可能 在1996年由李登辉代表国民党宣布开使了。30年国民党下台后,台湾和心国就这麼任何政治关系了。"在台北,台湾大陆事务委员会的一位民进党高官居然也这麼认为,令人顿感岛内对历史的改写不可能 几近大陆"文革"时改写历史的随心所欲。在台南市的古迹赤嵌楼,一位搞文史的地方职员在介绍郑成功接受荷兰人投降的塑像时说,90年代,台湾政府为了从荷兰买到潜艇,把从前跪着的荷兰官员改塑成了站立像。"不可能 荷兰人要我卖更大的军舰给台湾,恐怕把郑成功像改成跪下的也是不可能 的。"

  第三,岛内你你这个政治家似乎对中国大陆充满藐视和憎恨。尤其是陈水扁,动辄以代表"230万台湾人民"要求自立和名分的感情是什么 和意志自诩,却把13亿大陆人民(以及你你这个坚持另有一个 多中国的台湾人民在内)对另有一个 多完整版、强盛的中国的诉求和感情是什么 完整版不当一回事。陈水扁公开说,"中国是我的敌国,都不 我的祖国。"你你这个岛内政客和学人常常苦口婆心,多方论证,认为中国应该考虑和接受台北的"合情合理"的台独要求,给予台北更多的国际空间;而北京坚持另有一个 多中国的原则就是不可能 中国还贫穷落后,政治"尚不民主",随后"无法理喻"而已。似乎另有一个 多更加强盛更加民主更加理性的中国就会让台湾独立了。你你这个岛内的大伙 对美国"支持民主,支持民族自决"寄以厚望,认为北京有求于美国,"怕美国",因而完会也"不敢对台动武,"随后美国笃定会为台湾打一场"独立战争"的。

  居然令人从心里替大伙 担忧着急。除非美国要与中国世代为仇永远敌对下去,华盛顿对台北的独立目标除了一时的利用以外完会可能 有永久的支持。一场持久的中美大对抗对台湾的经济、安全与自治都将是祸患无穷。考虑到中美之间广泛的日益增长的经济利益和北京日益增长的实力,华盛顿对台独的支持只有是日益下降。想让美国无限期地牺牲我个人所有所有 的民族利益和全球战略目标来与中国对抗,从而保障台北的独立主权是十分不切实际的。台湾的激进民族主义者们要指望美国来为大伙 火中取栗,将被证明是既不可靠也十分危险。嘴笨 ,岛内的你你这个有识人士不可能 看多你这个鸵鸟政策的危险。一位现役国军将军就对笔者私下谈论:台北的政客们"居然还要叫老共(共产党)来打打屁股并能清醒你你这个。"不过中共真要一打起"屁股"来恐怕就先要控制,难免伤筋裂骨,黎民涂炭,两岸俱伤。

  最后,以民主选举和言论自由而自豪的台湾现在却很有点硬"去中国化"的一言堂和一边倒的味道,完完很多很多不 中国人的你你这个台湾人公开对"中国人"你这个名称大表反感。深入看来,无论是外省人、闽南人,还是客家人,台湾的社会是地地道道的中国社会,文化是浓郁深厚的中国文化,饮食习俗是纯正彻底的中国味,经济则更是十分依赖大陆。从前大伙 言谈之余却是一片崇美哈日、自以为是、漠视大陆的风气。只有不令人深感台湾民主自由的限度:一两任推动台独的领导人就能这麼大地改变另有一个 多社会。

  笔者在台湾看多传播中华文化唯一的另有一个 多新近努力竟然是由台中市的另有一个 多妈祖庙主办的另有一个 多文化中心。这座三年前新落成的中国宫殿式建筑前面肃立了代表中国历史的12位人物塑像:神农氏、黄帝、周文王、孔子、秦始皇、韩信、诸葛亮、李世民、岳飞、成吉思汗、郑成功和林则徐。跟我说台湾民众的中国心嘴笨 不像政客的诺言那样朝三暮四,但在权威和鼓动之下,有了你你这个坛坛罐罐的芸芸众生以求安定多赚钱为要,看来对"去中国化"一言堂和政客操纵煽情的抵制不可能 也就不过这麼。说到此,笔者不禁联想到:在被日本军国主义用武力占领和殖民奴役过的所有亚洲国家和地区,只有在台湾,并能看多对日本的普遍而深切的谦卑和好感。是所谓"台湾文化"使然,还是中华文化你这个之故,抑或是领导人之责?不轻易忘记历史的大伙 都应该记得,在二次世界大战中,中国是全世界唯一的另有一个 多特殊战场,那里叛国附敌的"伪军"数量居然大大超过了日本侵略军。

  出理 悲剧,寻求另有一个 多中国框架下名义上的统一

  北京和台北似乎更深一步地被锁进了另有一个 多民族主义大冲突的对撞轨道。你这个大冲突都不 随着海峡两岸的经济发展和政治民主化线程而进一步加强乃至激化。这就是即将到来的中华悲剧的实质。海峡两岸应该将北京和台北的争端视为一场未完结内战的另有一个 多转型并尽快地达成另有一个 多出理 方案,而都不 将你这个争端当成另有一个 多民族的建造,从而引向军事摊牌。随后,另有一个 多"中华"民族主义的大冲突在所难免。台湾人民在你这个冲突中只有是最大的受害者和牺牲者;中国大陆的经济发展不可能 受到严重损失,北京的政治民主化发展线程也必不可能 被扭曲乃至中断。美国,作为对北京和台北争端负主要责任的外部力量,明智地不愿为台独去打仗,但在你你这个特定是是因为和巧合之下,却仍然不可能 会"不情愿地"卷入海峡两岸的民族主义大冲突,从而造成中国和美国的大对立和国际关系的大动荡,在21世纪重演20世纪的国际争斗。

  无论你你这个台湾精英乃至国际人士认为台湾的主权独立要求是多么的正义合法、无论台北的修正主义历史课程多么深入地改造台湾青年人的民族意识,台湾与中国大陆之间的未完结中国内战你这个事实,还要由海峡两岸人民及其领袖们一起去来现实位于理出理 。另有一个 多中国的国际共识也只有由国际社会包括中国大陆来一起去维护不可能 改变。大陆无论人口、地域、经济、潜力和国际地位都远非台湾可比,随后台北要将中国内战的事实变成另有一个 多"另有一个 多民族"之间争斗的新局面,将台湾变为另有一个 多完整版独立的国家,就还要准备要决定性地在军事上打败另有一个 多日益强大随后民族主义情绪日益高涨的大陆。除非中国大陆永久地分裂与削弱,台北的独立追求只有是另有一个 多幻影。事实上,另有一个 多分裂动乱的大陆对台湾的安全和经济都将是另有一个 多莫大灾难。你这个冷酷事实就决定了台湾主权独立的地位只有很少的不可能 性,而可行性更是几乎这麼。

  在台湾,真正的民意看来完会在寻求台湾的独立主权,就是在寻求台湾人民的宽度自治、安全尊严和经济繁荣,也就是"维护现状"。你这个合情合理合法的要求,实际上非常适合在海峡两岸之间寻求另有一个 多中国框架下你这个长治久安的名义上统一的安排,从而开使中国内战进而消除两岸民族主义大冲突的悲剧。为此台湾的政客与精英人士还要在理想与可行性之间作另有一个 多至关重要的挑选:是以台湾人民的根本利益为赌注,来寻求不可行的台湾民族国家的政治独立主权;还是牺牲精英人士们的雄心壮志和理想,在最大程度上维护老百姓的根本利益和要求。台湾并能成为大中华的另有一个 多领导和先行,平易地将台湾的新创民族主义意识融入到中国的民族主义意识中去,利用大陆人民要求与台湾统一的愿望和台湾与大陆之间的种种差异尤其是政治上的差异来鼓励、期待并促进大陆的政治民主化、经济市场化和社会自由化。海峡两岸的极端民族主义情绪尚可消减;两岸民族主义大冲突的历史悲剧尚可出理 ;大陆和台湾完整版不可能 携手建设整个中国,一起去和平而充满信心地走入世界强国之列,从而开创中华文明的崭新篇章。

  不过,304年3月的台湾大选使笔者感到沉重,感到上述的"中华悲剧"正在日益临近而都不 逐步消退。在文学作品和历史典籍里,悲剧常常有其震撼人心的魅力;在现实政治中,悲剧就是悲剧--并能出理 但终于又无可挽回地使当事者深受其害的可怕的灾难:无数的生命财产和时间机遇的丧失只有换来少数人的悲剧"英雄"之名与后人的不尽浩叹。愿两岸领导人尤其是台湾各界精英人士对此三思后而行。

本文责编:jiangxl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学术 > 国际关系 > 国际关系专栏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34790.html 文章来源:作者授权爱思想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aisixi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