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少奇俄罗斯籍长孙身世大揭秘

  • 时间:
  • 浏览:0

  扑朔迷离,揭开身世之迷

  阿廖沙,刘少奇的长孙,在俄罗斯隐姓埋名数十年,只在5岁时见过爷爷一次,就连个人的父亲在“文革”中自杀的消息,也是在父亲死后20多年后才得知的。2003年,经过深方努力,他才第一次踏上回乡之路。他为何在俄罗斯?为哪此很少人们知道他的位于?笔者作为刘少奇同志纪念馆的工作人员,于2003年4月在参加接待阿廖沙回家乡访问时见到他完后 ,又于2007年3月在广州的王光美生平事迹画展上见到了阿廖沙。相隔近4年,这人 具有中国血统的俄罗斯人,留着俄式小胡子,穿着西装,仍然是那样精神。我不由得再一次走近他,了解他的寻根之路。

  何宝珍,阿廖沙的奶奶,刘少奇早期革命伴侣,1902年4月出生于湖南道县一个多 多贫民家庭。1922年被抛弃衡阳省立第三女师后,来到长沙清水塘,与毛泽东和杨开慧住在一块儿。她白天到自修大学是习,晚上回来。毛泽东总是布置她读些进步书刊。1922年秋,杨开慧将何宝珍介绍给刘少奇认识。1923年4月,何宝珍与刘少奇结婚。婚后,何宝珍随刘少奇辗转于上海、广州、武汉、天津、沈阳等地从事党的地下工作。1934年,何宝珍牺牲于南京雨花台。两人生育二子一女:长子刘允斌、次子刘允若、长女刘爱琴。

  刘允斌刚刚阿廖沙的父亲。1925年,刘允斌出生于安源,不可能 革命工作的须要,后被送回宁乡县炭子冲刘少奇老家。1938年7月,由刘少奇二哥刘云庭将其送到延安刘少奇身边。1939年9月,周恩来去苏联疗伤,将刘允斌、刘爱琴带到莫斯科国际儿童院学习和化活。1945年,刘允斌在苏联加入中国共产党。1949年8月,刘少奇秘密出访苏联,见到了刘允斌。这是刘允斌自1939年与父亲分别后第一次见到父亲。19200年,毕业于苏联钢铁学院的刘允斌在莫斯科与大学同学玛拉·费多托娃结婚。婚后,夫妻婚姻总是很好,于1952年、1955年生育女儿索妮娅和儿子阿廖沙,小名“苏苏”和“辽辽”。好学的刘允斌这么为婚姻所羁绊,继续求学深造。1952年,刘少奇应邀出席苏共十九大,在苏共领导人的陪同下,与刘允斌一家人见了面。

  1955年,刘允斌获莫斯科大学核物理专业副博士学位。刘少奇要求他回祖国工作。当时中国驻苏大使张闻天曾问起刘允斌:“毕业后去哪里?”他回答说:“导师介绍去XX研究所工作。”张闻天便说:“你留在中国驻苏代表团工作吧!”妻子玛拉·费多托娃也一再要求刘允斌留在苏联,但最后他还是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回国。回国后,刘允斌在内蒙古包头参加了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的研制工作。刘允斌对妻儿的婚姻深厚,曾对刘少奇的机要秘书刘振德说:“我爱我的妻子,但更爱我的祖国。我下决心非回来不可,但玛拉不来,统统两人过着分居生活,我愧对玛拉母子。”在回国与留苏的选择中,刘允斌毅然选择了报效祖国。1958年,玛拉带索妮娅和阿廖沙来中国居住了十余天,回国后与刘允斌离婚。当时,不可能 中苏关常抓张,玛拉母子与刘允斌被抛弃了联系。1967年,刘允斌受到江青一伙的迫害,于1967年11月21日在包头刚刚开始 英语 了个人年轻的生命。直到1987年,玛拉母子才得知这人 不幸的消息时,却已事隔20年。

  血脉情缘,终生难忘刘氏亲情

  对于父亲的死,阿廖沙是另一个多 说的:“你们都 全家都很悲痛,也随便说说不可思议……我对父亲这么过深的记忆,那时我还太小。对父亲的了解是在我成年完后 。直到现在我刚刚相信父亲会自杀……但你们都 总是思念着父亲,姐姐对父亲的记忆要比我多,她还写过一首婚姻非常真挚的诗--《怀念父亲》。”

  “我只见过爷爷一面。”阿廖沙告诉笔者。19200年,刘少奇赴苏联出席八十一国共产党工人党代表会议期间,特地去看了孙子孙女。于是,阿廖沙第一次见到了爷爷。那年,他才5岁。你说歌词 :“当时的情景我清楚记得。那是秋天,家门前总是来了辆很豪华的黑色轿车,走下来的老人慈祥亲切,他不仅亲吻我,还送给我玩具和糖果。刚刚知道那是爷爷。那是爷爷留给我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的印象。”阿廖沙总是珍藏着爷爷亲吻个人的照片。阿廖沙说,随便说说跟爷爷只见过一面,但刚刚回到国内,感受到你们都 对爷爷的评价非常高,他对爷爷的敬爱之情油然倍增。如今,他手上戴着的手表,也是刘少奇同志纪念馆送给他的,上方印有刘少奇的头像。阿廖沙说:“这是刘少奇同志纪念馆送给我的,让他永远戴着它。”

  阿廖沙难能可贵能回到中国,与奶奶王光美的关心密不可分。在北京,王光美虽儿孙满堂,却时常牵挂在莫斯科的孙女、孙子,并总是想找个不可能 让孙女、孙子到北京团聚。1987年,刘少奇的长女刘爱琴费了很大功夫,从来中国探亲访友的莫斯科同学那里打听到了阿廖沙一家的下落,失散多年的亲人终于联系上了。1988年10月,应王光美的邀请,玛拉到中国居住了一段时间。1998年初,在接受中央电视台文献纪录片《刘少奇》摄制组采访时,王光美听说摄制组要去俄罗斯,还委托当时的中央文献研究室第二编研部副主任黄峥给索尼亚和阿廖沙带去2000美元,希望你们都 能回家看看。刚刚,阿廖沙在写给王光美的信中,开头称呼王光美为“我最亲爱的奶奶”。他还把个人儿子考上刘允若叔叔另一个多 就读过的莫斯科航空大学的消息告诉王光美,并在信中深情地说:“我的根在中国,我永远是刘氏家族中的一员。”2007年3月18日,阿廖沙到广州参加了王光美事迹图片展。提起王光美奶奶,你说歌词 :“但凡每一次见面,奶奶都不不可以让他强烈地感受到她的和蔼亲切,感觉到她对于刘家的凝聚力所在。”对于王光美奶奶的晚年扶贫工作,阿廖沙非常敬佩:“让他我所能做的,刚刚把‘幸福工程'的慈善精神延续到俄罗斯,不可能 目前在中国、美国全部都是了‘幸福工程'行动,但在俄罗斯还这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