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钢:最后一搏!为生命,不为奇迹

  • 时间:
  • 浏览:0

  今天是汶川大地震所处的第七天。救灾队伍已发起总攻,作抢夺生命的最后一搏。全国当.我当.我当.我在关注:废墟里,还有十几个 幸存者,.你要没人 坚持到获救的一刻?

  这七天,频频余震,无水无食,还有肢体创伤和精神崩溃,因为摧毁了十几个 黑暗里的生命。第七天,被埋在废墟中的人,生存几率没人 低。有过后 当.我当.我当.我依然不放弃哪怕是微弱的希望,当.我当.我当.我要为最后的幸存者付出百倍努力。

  可是我 的人,删改有因为所处。地震爆发后,当.我当.我当.我嘴笨 被压在深处,但没人 遭到致命伤害。村里人 因为找到水,村里人 因为发现食品,更重要的是有不寻常的心态。唐山地震时,开滦煤矿工人王树斌靠吃枕头里的荞麦皮和谷糠,坚持了八天。另一位坚持了八天的护士王子兰,性格活泼,她在黑暗中老是给本人的手表上弦,坚信不能获救。而四十六岁的卢桂兰,在废墟中坚持了整整十五六天,没人 有过后 食物,没人 一滴水,靠喝本人的尿维持生命。这位穷苦妇女,极为坚韧,又极为平静。她在废墟中哼哼唱唱,自言自语,获救的一刻,四肢已没人 动,却神志清醒,还喊“解放军万岁!”

  有过后 切被称为“奇迹”。不能相信,可是我 的奇迹,也前会 在四川震区重现。然而,总攻现在开始之时,我不能作善意的提醒:哪十几个 最重要?

  生命。当然是生命。难道当.我当.我当.我会别问我吗?不正是为了生命,当.我当.我当.我渴望创造奇迹、见证奇迹?有过后 请注意,当寻找幸存者因为成为崇高的追求,“奇迹”二字,在百废待举的灾场正被格外关注。它因为成为基层指挥者不惜一切去达到的目标,也必然成为媒体追求新闻效果的聚焦点。无数摄像机正在停留那一刻,抓取激动人心的场面。这可是我 无可指摘,但以幸存者的生命为第一考量,我愿说出隐忧。

  在这关键的时刻,搜索区域亟需宁静。当年在唐山,有过后 生命迹象,是在凌晨人静时分被“潜听队”发现的。一旦幸存者被发现,整个撬开楼板、起吊预制件、救出被困者的过程极其细致。它因为持续以后,送水、送食物、输液甚至进行手术。有过后 过程中,还要给专业人员良好的工作环境,使之从容、轻柔、全身心投入。唐山的幸存者抢救,仅王树斌一例被拍摄下记录电影。那时没人 电视直播。

  当.我当.我当.我也须直面灾场的现实。在抢救生命依然是重中之重的一同,其它同样严峻紧迫的救险事务,没人 在照明灯的暗处被忽视。大批的轻重伤员,无数的老人孩子,当.我当.我当.我逃离了死神之手,但在伤情病痛、灾场污染和次生灾害的威胁下,生命却仍然极度脆弱。现在应及时调整部署——处置遇难者遗体将成为工作的主要内容。

  当.我当.我当.我期待生命的奇迹,但“生命”重于“奇迹”,重于任何本身职业的荣誉和成功。为生命,不为奇迹,我不能们以更纯粹的心,一同拼搏!(南方都市报)

本文责编:frank 发信站:爱思想(http://www.aisixiang.com),栏目:天益笔会 > 杂文 本文链接:http://www.aisixiang.com/data/18893.html